财新传媒
2019年03月25日 01:44

有风

 

 

有风吹过门前的芭蕉叶,吹过

枇杷树叶,宽阔粗糙的枇杷叶

吹过密实坚韧的桂花树叶

吹过枫树叶樱桃树叶桃树叶

吹过西番莲的藤叶,吹过玉兰叶

风在玉兰的新芽缭绕,冲向茶树叶

风向上吹过廊柱金银花缠绕的细叶密集的花簇

撞击二楼的玻璃窗

                     

 

 

撞击窗前摆放的枯木,千疮百孔的枯木

撞击山坡溪谷捡来的纹理曲折的怪石

撞击斑驳陈旧的杉树花盆

           ...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5日 11:27

214国道上的两只小狗

 

两只小狗在车流中交配

 

小得似乎抬头只能看到车轮

 

我看到危险,随后才看到上苍的默许

 

或许小狗也看到危险,各种朝相反方向拉扯

 

结束了,母狗很快回到路边不知去向

 

公狗斜穿国道跑向另一边

 

在一辆放缓的车前半米,转身舔还没完全收回的阳具

 

它顺势回头看——已不见母狗

 

我看着它一身怅然、落寞

 

发出两个感慨:一个身边的友人听见了

 

一个连自己都听不见 ...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5日 10:56

屋脊上的鸟

屋脊上站着一只鸟

         另一只鸟落下          一阵啾啾          一只飞走          一只不动          不知是搭讪失败           还是旧相识,各有心事                                                4月27日 12:16...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5日 10:49

列车笔记(2)

 

五湖四海的旅客,午餐时终于统一了,

 

政治暂时不能解决的,

 

方便面和老坛子酸菜统一了人们,

 

车厢里焕发调料味道的嗝此伏彼起,

 

                                 (2015.10)

...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5日 10:40

列车笔记(1)

 

两个不同站上车的小孩

玩到一起了

其他人还在等什么

人类还在等什么

 

                    (2015.10)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31日 16:23

夜里的落叶

 

夜里的落叶

2014-10-18 05:48 

 

 

夜里,树下

看着一棵树的夜

背后,传来一片叶子

在另一棵树的树叶与树枝间磕磕碰碰

落下、以及落到地面

一连串声音

 

我能听出这片树叶的硬度

我原地不动、等着树叶在地面上翻动的声音

 

...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31日 16:20

松树死得很慢

 

松树死得很慢

        2015-12-20 

 

驯化是卑鄙的,

移植是残忍的,

 

都需要耐心,

直到移植了十九棵松树我才知道是怎样的残忍和耐心。

 

十九棵松树一一死去,

每一棵都死得很慢,

 

一两个月才能确定已经死了。

松树本来长得很慢、活得久远。

 

十九棵松树的遗体堆在院子一角,

时常看见它们,这是我对苍山欠下血债。

 

我不断练习栽种和慈悲,

我必须种活一棵。还有松树得死。

...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9日 21:04

常识的越位

 

这是常识稀缺的时代,我认同这种判断,也认同这种分析:一方面,过去几十年意识形态主导的教育和社会舆论造成:理念盛行,科学和逻辑匮乏,常识也匮乏,或者即便明知也置若罔闻;另一方面,过去千年,以圣人或完人为模型的、理想化古典人文价值尚未进行全面的现代化洗礼未形成成熟的、具广泛共识的凡人的道德体系,在公共领域,圣人道德凌驾于凡人道德之上,只不过是对外的。

 

在此意义上,推崇常识是必要的、紧迫的,也...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9日 15:38

翻译体及体会

 聊到翻译,想起以前在思享家写的文体系列有一篇关于翻译体的。博客的文风,啰嗦不严谨,暂时没时间修改了。

 

高中时,看的弗洛依德,自然是冲着性去的,觉得那个问题很苦恼,得解决掉。看了两本,就看不下去了,其中一本还是他的传记。这爷们,做驻院精神医生20年左右,才出山,把每个人都当疑似精神病人研究。和物理化学等自然科学一样,他在研究特殊现象时发现了普遍规律。潜意识的发现,可以说改变了西方人文科学史、文学...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8日 05:29

喝茶是一种感官仪式

 

喝茶有外行吗?就像吃饭有外行吗?生活有外行吗?

   

  还、还真的有。草率地吃饭,被吃饭这事奴役的还少吗?被生活折磨得不成人样的比比皆是。

  一行法师说:吃一粒饭,就是吃一粒饭,轻呷、抿嘴、咀嚼、搅拌、吞咽。吃一粒饭,就是体味一粒饭的滋味,体味一粒饭的柔韧、甘甜,直至融化,平淡而无味。无味而一体。这是一粒禅。

  而我们给一顿饭太多的附丽,学名曰外延。比如:贵宾、档次、菜式、价格、小道消息...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1日 04:54

回到《三重门》作案现场

 

(旧文重贴:2012-2-27 19:53,思享家博客:http://i.caixin.com/home.php?mod=space&uid=25668&do=blog&quickforward=1&id=75791

(这篇技术性文章,没多大意思,另一篇有意思:《当我们谈论韩寒,在谈论什么?》http://nashei.blog.caixin.com/archives/38892#more)

 

质疑《三重门》,那么回到《三重门》作案现场。本文摘录原文片段,展示写作风格。并和被嫌疑代笔者韩父的风格进行对比分析。

 

(提示:全文...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9日 16:56

朗读:一个夜晚

 

 

偶然遇到的朋友的朗读:

荔枝FM   http://www.lizhi.fm/12072/7BVjaq_IOS

 

原文:

《苍山的雪》http://t.cn/RvZufdd

《是前提也是记忆》http://t.cn/RvZufdg

《早上的好》http://t.cn/RvZufdr 。

...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9日 14:06

满地石榴花

 

满地石榴花

4.29晨)

 

大理的风,大理的石榴树,

在院子水泥地上,飞洒

满地的石榴花,

 

我努力绕过去,不惊动画面,

 

 

 

...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9日 13:42

一树樱桃

 

一树樱桃   (组诗)

4.29晨)

 

 

1、一树樱桃

 

每天浇水,每天在树下仰望樱桃,

直到前天,一颗樱桃都不见了,

 

我没有看见鸟。

 

 

 

2、鸟、樱桃与我

 

鸟应该看见我离开,

这只是推测,

我看见各种不知名的鸟在院子四周,也

看见鸟偶尔在枝头,跟我一样似乎无目的地张望,

 

其实,它一边望着樱桃,一边望着我,

我也是。它的目标比我明确、意志比我坚定,

 

樱桃或许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4日 08:35

四日比五日更长

 

 

四日比五日更长

 

四日比五日更长,

昨天比今天感伤,

 

山岗上的坟场,此刻谁在下葬?

白云苍苍,是哪位神袛的仪仗?

 

地上比地下遥远,

道路比目光漫长,

 

祖先比儿孙形象,

乡村比都市清香,

 

我的到来让阔别的乡村一阵匆忙,

儿孙们活得跟祖先的突然死去一样匆忙,

 

这些年,祖国比祖先匆忙,

我来得比祖先的突然离去更匆忙,

 

二十年比两天短暂,

徒步...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6日 09:06

云,不快,

 

 

 

云,不快,屋顶上的晨曦不快,

草尖上的露珠不快,茶壶里的沸水不快,

乡村里的空气不快,清晨的微寒不快,

院子里的果树不快,刚刚挂上的果实不快,

水台上,昨夜的菜刀不快,今早的牙膏不快,

 

厚重的灰尘不快,20年不快,

失败不快,檀香不快,

 

闲弃的玉器上的光泽不快,犹豫的心事不快,

一个即将发生的故事,不快,

 

云,不快,风,不快,

三个词语,不吐不快。

 

...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6日 09:04

苍山的雪

 

 

在人民路看人民,从三月街看二月雪,

看见熙攘和广阔、喧嚣和寂静,

大理的阳光照着苍山的雪,仿佛与我无关,

仿佛与我有关,和我见过的雪山不同,

你不高高在上,就像在我的屋顶,

任凭目光撩拨,回头看看白墙青瓦

的屋宇间漏出的一小片碧蓝洱海,在这苍山洱海之间

的缓缓斜斜的坡地的村落和人民,仿佛与我有关,

仿佛与我无关,

 

一日的阳光照着一夜的雪,

苍山的雪,夜的雪,

我没...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31日 03:01

桃花-现场

 

 

一只狗在桃花下奔跑。       一阵风在桃花上飘荡。       一串阳光与桃花相撞。       一场暴雨和桃花无关。       一种植物坚持在骨头上开花;       一个游人依旧隔岸走马观花。       一缕明媚在少女腿间恍惚。       一片灰烬漫山遍野。                    2010-03-24 09:13:16 |          ...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31日 02:59

和白云散步

 

 

在山坡上,和白云散步,

风干的微笑,部分落在石头上,

部分回到风里。

飘荡的眼神,部分被阳光镇压,

部分随游客塞进行囊。

梦中的梧桐树,算不算树?

颠簸的灵魂,是不是灵魂?

诵经的法号,响彻云霄,

地上的游魂,仍旧游荡。

 

 

2010-05-27 11:56:26|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0日 13:45

阳光、雪茄、冰淇淋

 

 

 

阳光、雪茄、冰淇淋

             

                             # 大理午后骑车掠影 # 

 

 

1)从苍山脚骑车下到山脚脚,今天有特殊使命,搬运危险品。进入博爱路直行,哦,我讨厌这路名,基于观念或抽象概念的,路名和地名应该具象、生动、风俗。

哼,有民主路?自由路吗? 忌讳啊?村里的阿婆很热心,她怎么理解博爱?或者,我怎么跟一位八十多岁了连昆明都没去过的阿婆解释“博爱”?这是她的居住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