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东三 > 常识的越位

常识的越位

这是常识稀缺的时代,我认同这种判断,也认同这种分析:一方面,过去几十年意识形态主导的教育和社会舆论造成:理念盛行,科学和逻辑匮乏,常识也匮乏,或者即便明知也置若罔闻;另一方面,过去千年,以圣人或完人为模型的、理想化古典人文价值尚未进行全面的现代化洗礼未形成成熟的、具广泛共识的凡人的道德体系,在公共领域,圣人道德凌驾于凡人道德之上,只不过是对外的。

 

在此意义上,推崇常识是必要的、紧迫的,也是长期的。

 

但是在看到多年来某些自称或互称公知的由媒体评论员、网络评论员或某些不具通识的专业人士演变而来的规模宏大的群体的各种越辩越乱越固守越偏执的论战,开始重新反思常识适用范围及过度适用、越位使用的状况。

 

常识本身不构成完备的、专业的知识体系,只是知识体系中基础的、普及性的部分,是零散的、碎片式的。也就是说:常识构不成逻辑链,也无法解释世界或世界的某一领域。

 

常识是必要而非充分的。适用于日常生活,不适用于专业领域。可用于判断资讯,不可用于解释世界;可用于质疑,不可用于论证。

 

更何况,科学经常是反常识的。当然,常识也是随着知识的更新而更新的。重复一次:常识必要但非充分。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