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东三 > 论坛何以论坛,岭南何以岭南

论坛何以论坛,岭南何以岭南

论坛何以论坛,岭南何以岭南 

(上)

3月31日,连日暴雨后晴又雨,岭南论坛,第二届。刘明康主持,他介绍嘉宾时连续用了“我的好朋友”,哈,一下想起帕瓦罗蒂的慈善音乐会叫“帕瓦罗蒂和他的朋友们”,岭南论坛可以叫“刘明康和他的朋友们”,也不错,可惜他马上不用了。在会场看着这位过60岁的年轻人的身影来回穿梭照顾嘉宾,听着他在过场时打破会议沉闷的轻松串词,最后还做主题发言,轻松自如,丝毫不乱。老话说的,年轻是一种心理状态。热心和思考,让人呈现活力。

各领导按官阶级别顺序发言。一套话。二套话。嗯,套话有套话的用处。嗯,这件事提示我们:这里是中华民族的地盘,官本位是一切社会秩序的核心。

苗圩发言,咬字清晰,嗯,感觉到正式发言开始了。

提到:国内消费持续下降,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减弱,从2000年的62.3%下降到2011年的49.1%。其中居民的消费率由46.4%下降到35.4%,远低于世界平均70%和60%的水平。投资方面,2011年我国投资率高达48.3%,世界的平均水平只有22%。

嗯,数据说明:国富民穷。部长接着说“但是我们也坦率的说”到国进民退、国民待遇的争议。

接着提到:产能过剩的问题、提升工业的盈利的问题突破核心技术、推进信息化和工业化的深入融合……概括一下就是由于政府过度操心引起的进一步操心的问题。然后呢,“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转变政府的职能。” 不操心了,交给市场?

嗯,感觉到是位勤政、操心、细心的官员,体现了政府的一贯工作路线:政府制造问题,然后政府解决问题,如此内循环、无限循环,政府很操心、很忙非常忙。政府解决不好的问题,甩给市场,市场不好,那政府需要管制市场,又一个循环。都很忙很操心。许小年说:闲不住的手。我觉得,任何官员只要进入体系就会被体系化,在体系的程序中运行,有一些清醒者会做反向运作,减负,减政府职能也就是减政府负担,放权也就是授权,法律条文能解释清的官员绝不自己乱发言。一直减,政府就解脱了,大包大揽就连责任骂声都包揽了。有些发展中的困境是政府和民众需要共同面对的,谁包揽就找谁怨谁。

提到“大力培育信息消费等新型的消费”时,说“2012年我国信息类的消费规模已经达到1.1万亿元……信息消费每增长100元将带动GDP增长337元。”嗯,就是说,跟女朋友打100元的电话能拉动GDP增长337元,跟女朋友吵架摔了2000元的手机再买,能GDP增长6740元。嗯,同学们,努力啊,历史的重担交给你们了。

第四位,陈云贤副省长,曾任工业重镇佛山市长,目前主管科技、教育、金融和知识产权,发言全是金融领域的,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金融危机开始谈,一连串金融专用名词:混业经营、混业管理、分业经营、跨业经营、跨业管理、格雷姆法案、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案、巴塞尔协议、M2、M3、人民币国际化、在岸投资、在岸贷款、在岸理财、资金拆借、人民币离岸业务的在岸结算中心……

我顿时来神了,官员耶,学术报告的口吻,而且是普及型的,有点儿夹生。

主持人刘明康一句话总结:“就几个大的金融争议谈了自己的看法”,显然作为金融家他太熟悉了。目前所有地方的金融决策均需金融主管部门授权,据说可以先行先试的,试也要授权。所以,试或创新的核心是:授权创新,即:放权。

第九位,广州市长陈建华,前省委书记秘书,邓大人南巡讲话记录者。他提了个概念:城市矿产,即工业和建筑废弃物、污水处理后淤泥、医疗垃圾、生活垃圾。然后讲城市矿产的循环再利用。

一组数据,触目惊心,吓得我,赶紧记录下来:全国工业固体废弃物年34亿吨,人均2.5吨,咳咳;广州建筑垃圾年1600万吨,人均1吨,咳咳;广州污水处理后淤泥日90.88吨,生活垃圾日1.8万吨,咳咳。

想想吧,人均年4吨各种垃圾,咱今年还扫地吗?

市长提到了希望,广州的垃圾发电可供20万人用电量,嗯?什么概念,就是大约5-6万家庭,广州2000万人耶。至少,感谢市长提供了这组数据。能吓我的人和事和数不多了。

二位年轻的副省级官员的发言,客气地说,有前瞻性,不客气地说,很有前瞻性。嗯哼。我曾有机会跟中级官员对坐,感觉到他们阅读量不低,喜欢听新奇理论,虽然我喜欢折旧的理论,但是,积极地看待这个现象:中级官员有新思维了。此或影响未来政治进程。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发言,谈及热门的城镇化、城市群等。其中提到土地城镇化、人均城镇化的对比,通常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均城镇化,美国、日本、韩国的发展如此。二者进行比值,叫弹性系数,公认的弹性系数是1.12,低说明拥挤,可能会出现城市病,嗯,点评一下,这个我们目前较少,广州郊区和工地偶尔可见一些棚屋,还有高密集的城中村,治安混乱,准贫民窟,总体上尚不严重。

我们目前的弹性系数是1.85,拉得太开,土地浪费,城市扩张太快。

这点曾与朋友谈过,香港已发展半个多世纪,土地储备依然丰富。深圳才发展不到三十年,已经出现土地紧缺。规划混乱,浪费严重,使用效率低。

城市群建设,此胡春华在潮汕地区调研谈及,也见新闻报道安徽、四川、山东等地在筹划。跨区域如何协调?以前做过旅游业咨询策划,有一些近似现象,旅游路线的制定充分展现城市群的特征,比如:江南四日游、九寨沟五日游、东北八日游等。

提到“18亿亩耕地红线”,这曾是舆论热点,茅于轼反对过。此次听讲,倒是应该澄清一下,目前实际上侵占耕地的主要是政府部门,非农民自己改变耕地用途,所以,制定红线主要是限制政府侵占,而非限制农民。是政府自身条块之间的互辖。

地产国五条,修修补补、修修补补之后的修修补补、修修补补,百衲衣的气势。

环保部总工程师万本太,主持人介绍他说,昨儿雷电交加,没坐飞机,坐高铁来的。万师傅从南京条约、马关条约开始谈,嗯?代表国防部发言?会场有点嘘声,不多,同学们很克制。

他开宗明义谈了三点:1、不发展经济不行;2、发展经济,不可持续不行;3、环保是绿色发展的动力,强大的那种。嗯?代表发改委发言?的确,本部部长去发改委当主任了。哎。

看来环保部的确有大局观,替别人着想,没自己的立场、强硬立场。万师傅的发言说明了前一阵两会环保部议案获得高票反对的原因。

绿色经济的文章我恰好写过,就发在环保部的期刊上,哎。不过,我谈的主要不是绿色经济,而是一如既往的,观念性的,近乎哲学,关于绿色经济的概念分析。从国人一向忽视的“工程”概念分析,理念唯有工程化,才具可操作性。非工程化的理念,都是空中楼阁,忽悠自己也忽悠别人。

听下来几位部长们发言,都是部门工作思路、工作规划,大概可以到处讲,内部也讲的。所以啊,重要的不是发言,而是讨论,内容直接交锋,温柔客气地说:交汇,实际上,几位发言内容交汇处很多,各不相同,值得现场讨论的。实际上,高明的发言人善于利用这一点。后面马上出现了。

上午最后发言的是两位女士,师太级别的,江湖上怎么说的,江湖上很少有女人,如果有,一定厉害。

舒立发言,那嗓门和语速,提神,会议两个多小时了,我从半休克状态顿时醒来。这号人醒来准乱说话。演讲题目是“改革要有长短打”,嗯哼,“长短打”,我说有点武侠范儿,不算太乱讲话吧。记录三点,1、新局面、新气象。有民众观望,看行动。这是积极正面的分析。我说说网民的:在找骂点、找下嘴的地方,对立情绪早就产生蔓延开了,这将是未来不可逆的经常性情境。2、时间表、路线图。新总理提的,国办最近22号文,《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公开透明,可操作、可预期、可讨论。俗话叫:诚意。其中影响深远的社会组织登记、不动产联网。3、三中全会完整的改革方案,秋天的,下一个焦点。

会场有点动静了,主持人刘明康总结:“一如既往,还是这么牛和这么犀利。”

然后,继续说:“大家都在热议股市,大部分人看不懂,少数人看得懂,我是属于看不懂的人。大部分的人抱着忧虑,少数人有期望,我是有忧虑的人。有一位人看得懂,她就是深交所的宋丽萍总经理……从1992年参与了整个资本市场,特别是证券市场的发行交易监管体制的变革和建设,所以具备了比较深刻的正面的经验和反面的教训……”

正反都说了的人的话,值得听,只说一面的,除了耶稣、释迦牟尼、默罕穆德都可听可不听,无论正反。

宋女士的发言精彩在于念稿时不断使用插入语,提到与之前各位发言人重叠交汇之处,这不仅仅是优雅礼节、高级公关,真的有观点的碰撞,这才是论坛的精髓。虽然她是带着客气的呼应。

论坛何以论坛,各种观点得动起来,互动起来。

下午两场圆桌会议,弯月形会议,古罗马剧场那种,主题:有质量的稳定增长与可持续的全面发展。主持人发言之后,首发者深圳副市长唐杰,他说要讲三个故事,然后讲了5个故事,买三送二。渣打银行美国总部开会,请了深圳市政府参加,讨论中国经济硬着陆,他的结论是不硬,根据身份和语境转述一下他的意思:政府和政府支持的企业不觉得硬,剩下的,中小企业和老百姓都知道了,冷硬。然后讲了深圳转型、企业转移即腾笼换鸟,鸟笼哈,这个词不好,企业最怕笼子了。

我经常性地在深夜途径广深高速、广深高铁,以前路边工业厂房,灯火通明一片,如今灯火稀拉。

接着讲,山寨,即SZ,即深圳,深圳从山寨发展成科技型城市了,的确,科技型、创业型的。深圳有知名服装品牌300多个,一半在法国意大利注册的,嗯,为法国意大利争光了,然后列举了华为、中兴之外的高科技公司,做3D电视 的超多维、华大基因。

最后他要求再讲一个故事,讲成段子了,千字发言,毁于段子,成也段子,败也段子。华大基因检测可以证明汉藏一家,“什么是藏族,就是很久很久以前,上过山的汉族,什么是汉族,也有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前下了山的藏族。”嗯,这不是饭局不是客厅,是论坛,咱有点正经或假正经好吗。

第二位。金融管理局副总裁阮国恒,他说不知道讲什么,于是“就找我的同事来辩论了两天”,嗯,这个态度好。他说的我都不懂,记录一句懂的:“怎么样去度量金融体系是否可以支持实体的经济,就要看金融体系是否可以提供很好的价格发现体制,包括汇率。”

第三位,英国F&C资产管理集团亚洲区总裁蔡清福,用PPT展示一系列图表阐述资产管理。最后,主持人问:感谢蔡清福先生的经典报告,结论是什么?答:中国在很多方面是可以改善的,人的寿命方面,只要将医疗资源改善的话,中国人的寿命肯定会追上西方国家的水平。嗯,这跟墓地涨价有关吗?

下一位:郑永年,他似乎很有名,会场躁动,我身边的听众窃窃私语他很久了,说了几个工作单位全是错的,我忍着不插嘴,嗯,说明郑永年在中国出名部分原因是因为骂政府,只要骂政府,不问出处。主持人介绍他是在座最年长的,他答:寿命长不是好事,容易剥夺下一代的幸福。注:这是特指,你知道的,不知道就不知道吧。“高官如果早退休一年,多活一年,下面数百万人的福利就没有了。”掌声热烈,后面数次骂政府数次掌声热烈。不幸的是:我的鼓点 和笑点与大多数人不同了,不记录了,我觉得有意思的一句,记录一下:“我认为创新才是最大的红利,而不是改革。因为改革是很难的,邓小平说在既得利益之外培养新的利益。”  这是邓大人的高明之处,有钱大家赚,别既得的永远既得,那保不住。常识也,常识矣。民间常识,也是政治常识。这跟“为人民服务”、“利为民所谋”等高调不同,承认官员也是人,也谋利,也七情六欲,也得有人管,高调难免低走。

  

之后的问答环节,郑永年还说了一段有意思的,提上来:“如果没有体制的创新,我是不相信大学是可以改革的。大学是最难改革的,因为每个教授都会说话;中国农村改革最容易,因为农民不会说话。所以你讲城市化我就想起来了,下一届政府可能会搞城市化,因为农民是最好欺负的群体。反过来说,教授是最难对付的群体,我对教育的改革是不抱有任何的期望,对新体制的改革还抱有期望的。”  咳咳,最后一句的逻辑我没弄明白,不好欺负就不好改革吗?

许成刚,我仰望的一位学者,很重要的是逻辑的严密性,即便是普及型的文章。思维严密者,可以跟着他的思路走一遍,享受论述过程,非常舒服。主持人大概也知道这一点了,仗着哥们关系,打断他,时间不够了,不让他讲完全文,全文会后送给大家。这好事,我也送:http://economy.caixin.com/2013-03-31/100508443.html可持续发展、提高内需与城镇化过程出现的问题(PPT)  http://download.caixin.com/upload/3-30-13.pptx

第二场圆桌会议,没想到董明珠那么受现场的同学欢迎。格力我有点熟,熟了就不好说话了,政企关系让格力发言,太没代表性了,作为国企,格力的独立性来自董明珠个人的强硬,以及政府中某些人的支持,起权力制衡作用。国企有很多软肋,比如:成为官员的提款机、报销处,被强迫成为烂国企的担保方、裙带企业挂靠者,强硬可以规避一些。没有董明珠,格力会是另一个样子。广东的电器国企只剩这一家了。

广东统计局局长讲统计流程透明,最后讲“现在环境很好,广东的市场经济发展得很好,从这次南方都市报披露的情况就知道。”  哈,官员这话意味深长,用惹事者南都证自己,既抬举南都也抬举自己。这还隐含着一个信息,不讨人喜欢的媒体,大家都得看看,看看检点一下自己才能避免成为报道对象。

伍淑清,香港富二代,慈善家,做航空食品,每天配送量8万份,我吃过,乘飞机都吃过,难吃的估计不是他们做的,嗯,其父毕业于本校,我记得她是岭南学院的校董。

台湾研华科技刘克振讲企业家思维,他说“今天带着儿子和媳妇来听”,嗯,台湾企业家这么教育富二代的。

 这位身份特别,台湾工商时报社长王桥奇,台湾工业转型和竞争紧密的跟踪者,对工业转型和当下转型的形势有非常多的观察。我曾言财新团队作为中国金融改革的长期观察者、记录者,不编撰一部中国金融改革史就可惜了。 

许小年,我在走廊看见他进会场时把身边的领路者逗乐了,然后手指示意“嘘”,白裤子漂亮,怎么没有减肥药请他做代言呢?许小年的社会化导致许小年被迫成为是许小年现象,或者叫:许小年效应,一个社会侯症,后点评,先记录:(原话用引号,综述不用)

“经济转型需要傻一点的政府。政府太聪明后,天天算计企业。企业被搞得痛不欲生。凡是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政府都是比较傻的,政府比较聪明的地方,经济发展不起来。”

“企业不需要政府的扶持,优惠政策,根本都不需要的。”-----要法制、要公平。

“我对中国企业的创新能力,一点疑问都没有。我的学生都是企业家或者是企业里面做管理的。中国的企业家资源是最丰富的,世界上罕见的。”

“在广东可以找到粤商,福建可以找到闵商、往上有浙商、苏商、徽商。企业家的资源丰富,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看,只要我们放手,让企业家创造,他们可以适应市场上多么严峻的挑战,我一点都不担心。”

政府的干预将市场规律全部打乱了,将市场秩序全部打乱了,将市场预期打乱了。

市场本身是可以建立起秩序的,中国的古代,世界上的古代,很早很早就有市场了,而且市场都是有秩序的,自发的秩序,这是市场交易者之间形成的对于规则的共同认可。

顶层设计我本人就从来不相信,农村改革是小岗村干出来的,城镇改革的启动是民营企业家。我本人参加过顶层设计,当时在国务院发展中心……

嗯,顶层设计是个概念盒子,看往里装什么,什么也不装,那就是无为而治,不必争论概念,看内涵吧。盒子好用就用,不好用就不用,就像如今“改革”一词也是盒子。

政府傻或聪明也是个形象的说法,不要沉湎在比喻的喻体,回到本体。习惯形象思维的国人经常沉湎于喻体,遗忘本体,指月望指,哭笑不得。

把权力关进笼子,钥匙在你自己手里呢。笼子应该交给13亿人,“不仅仅使得改革有公信力,而且是改革唯一成功的希望,试图在官僚体系中做一些修修补补,而没有格局性的突破,这样的改革不会成功,中国的历史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证明,王安石失败了,张居正失败了,光绪皇帝失败了,断腕的决心很大,比领导人还要大,还不断腕清朝就没有了,光绪皇帝知道,要负责,要砍,但是官僚体系不允许他砍,先将他砍了。”-----为了最后一句,不得不整段照搬。

“邓小平的成功在于什么地方?在于他突破了现有的格局,依靠民众来推进改革,”“他依靠民众,依靠小岗村的农民,依靠年广久这样的民营企业家推动中国的改革,”嗯,后来的政府高层太依靠官僚了。

把权力关进笼子就是“对政府全面的监督和制衡”, 首先能做的就是“新闻媒体的逐步开放,要让公民有知情权,让大家知道政府在做什么,如果没有信息的话,就是信息不对称,怎么监督政府,……”

嗯,信息不公开不透明,选择性公开、选择性透明,最大的骗术不是全讲假话,而是半真半假,掺着讲,把真的那部分也祸害了,反对者也跟着造谣,跟着半真半假,造成全民信任危机,祸害极深。----这段是我写的,有点像吧。

之后,当务之急,讲到:司法改革、政法分离、县级选举。许小年的发言掌声彼起此伏,微博已经同步呈现了,我记录的大多是没有掌声的。其他人发言时,许小年掏出手机,会场大屏幕同步展示# 岭南论坛# 微博,能看到同步互动,全媒体时代的会议这样了。许小年效应包含着许小年预期、许小年满足,观众预期他会说什么,他也真的说了满足大伙,大伙也很满足,然后预期进一步产生。

  

论坛价值

一如既往地,我关心论坛作为一种社会松散型的自组织的形而上的意义。论坛的意义,此前有所描述,(注1、注2)。岭南论坛的意义,改革官员要发出声音,各种声音都应该发出来,各种声音应该交汇、对撞,声音要集结,论坛是好的平台,即便无法当场对撞,事后发酵也是好的。

 百家争鸣,观点交汇,必然带着竞技性,中国人客气。

 

全媒体

在会场有电源的角落,有几个人抱着电脑忙着,会后我才看见财新网络直播,原来是他们干的,全媒体时代的会议这样了。期间我溜出去抽烟,看见旁边的贵宾室也有采访,估计是财新视频在干活,晚上在网上看见苗圩关于微信收费引起争议大概来自贵宾室的小屋。全媒体,一鱼多吃。

话语方式

作为文化、语言观察者,我持续关注各种话语。论坛越来越多,论坛话语也越来越多彩了。文中有多处点评。补充一点,发言,有朗诵式的、念稿式的、对话式,念稿可以即兴插入对话。前总理是朗诵自我宣示式的,新总理是对话式,敞开的,敞开就是可插嘴、可接话。

官员代际

某部长念稿时换眼镜,老花眼了,咳咳,省部级官员都正好在更年期,这是个事吗?更年期的自我修养与自我保养。工业与信息产业部长提到“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是八十年代流行的一个思潮,本届政府官员全部是七十八十年代上的大学,八十年代是学习的年代、怀疑的年代、开放初期的年代,全面告别革命氛围教育年代成长起来的官员了,连背影都告别了,这会怎样影响未来政治进程呢?

注1:岭南论坛一日游  

  注2:  峰会季 http://i.caixin.com/home.php?mod=space&uid=25668&do=blog&id=91642    

下半部分写“岭南何以岭南”,岭南在中国历史上从边缘到中心、再由中心回到边缘、然后再回区域中心的历程。 

  峰会季   :::::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