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东三 > 饭局、彩头。

饭局、彩头。

        日前饭局。一道菜,酿豆腐,客家话,取“头富”之意;鱼,必须是整条的,不许切断了、煮碎了,取“完完整整”之意;吃时,不许翻,特别是海边、河边渔民,那会翻船;必须剩一点,不能吃完,“年年有余”。丸子,团团圆圆之意。饺子,交子之运;碗,如果摔了,好,那叫岁岁平安,甚至得故意摔几个。客人来了,吃桔子,走了,必须带走两个,交换吉祥,叫“交吉”,前儿,初六,六六大顺。八,奥运88,发发。
 

    广东人讲意头、追求好彩头,讨个吉利,这类说法还有很多。各地菜谱,以这种修辞法取名的菜多了,我没有研究,无法罗列了。一道菜好吃,出名了,也必须给它生造一个典故、传说,这注定会流传甚广,在乎其有趣,而非真伪。

    也是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才决定去搞明白,中国人为什么爱玩弄这些。这是语言巫术,牵强附会之术。作为民俗、民间文化,这无可厚非,民俗应该得到尊重,民俗也会自然演化。

每种文化都经历巫术阶段,每种文化都残存巫术成分,但是中华民族这般积压了这么广泛的巫术思维,在世界范围内还是罕见,与其相当的是政教合一的地区,主要表现为对宗教现象的巫术般解释。

    民间文化,相对于精英文化而言。其区别很容易识别,比如:在文人诗词和民间小调,文人画和民间装饰画、年画、雕刻。文人诗词,追求道义、情操、意境;民间小调逗乐、解闷、图腾。文人画淡雅空灵,年画重彩热闹。

    但是,别它嘛的忘了,文人诗歌散文里,有时候也会散发一股陈腐之气,他们把形而上的精神追求或者情趣物化、概念化、偶像化了,失去了原有的精神气质,失去了生动。也别忘了,民间小调,具有原始图腾的豪迈之气,热情洋溢,取材当下现实,手法上简单直接,马上见效。比如文人反讽和民间反讽,完全不同,文人得藏着掖着,拐弯抹角。这像远程导弹,炸起来很厉害,但是大多时候是摆设。民间的反讽,像匕首菜刀,用于街头斗殴、贴身刺杀,打不了正规战。

   当然,历来打破民间文化和精英文化界限的顽主多了,比如:李渔,我喜欢。当然,媚雅、媚俗还是中国文化的主流。今天和民间文化、精英文化并列的还有一种所谓的主流文化、或者主流意识形态。

    王朔,中年王朔的转型,就是从民间反讽、到文人反讽的转型,从巷战到集团战的转型。

    这些年,媒体市场化以来,民间文化的娱乐化、庸俗化,本来有助于消解意识形态和道德说教的古板虚伪的,各地报纸的头版和娱乐版相映成趣,互相解构。但是意识形态及时反扑了,采用了娱乐形式,采用冯巩、赵本山、小品、东北民间文化重新组装了意识形态,这是春晚的政治意义。主流文化从原来那种山药蛋派“仿民间”走向小品式“伪民间”。

    精英文化退场,主流文化和民间文化互欧、或者勾搭,一对虐恋。比如《让子弹飞》里马拉火车,解读成“马列”,这类解读像一场狂欢、意淫。在现代社会,意淫是合法的,把意淫搬出来卖弄,也是合法的。意淫有一个特征:依赖性。依赖幻想对象,当找不着幻想对象,就不知从何下手,就搬弄手指。

       

                                                                        2011-2-15 23:31 

推荐 18